子曰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;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”。

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;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”。

此言有深意,不限于谈君子之所“畏”与小人之所“不畏”,以及“畏”与“不畏”乃君子和小人的界限。

从君子“畏天命”、“小人不知命而不畏也”,可以看出,君子“知天命”,小人“不知天命”,“知天命”乃君子与小人相分别的原因之一。关于这一点,我们从孔子的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也”(《论语·尧曰》),也可得到确证。

从“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”的排列次序,可以看出,“畏天命”居于首位,“畏天命”的重要性高于“畏大人”和“畏圣人之言”;从“畏天命,畏大人,
畏圣人之言”的排列次序,还可以看出,“畏大人”居于第二位,“畏圣人之言”居于第三位,“畏大人”的重要性高于“畏圣人之言”。

天命是超人间的主宰者,是人生的最后的决定者,所以,天命之于人生的威严远远高出大人、圣人之言之于人生的威严,更何况“大人”和“圣人”本身还是“人”
呢。这是君子之“三畏”中“畏天命”为第一“畏”的原因。大人和圣人分属政治与道德存在,其中,大人是身居高位者、是统治者,大人的威严在于权力;圣人是
道德完美者、是善的化身,圣人的威严在于道德。权力之于人居有强制性,而道德说教之于人不具有强制性,在大人的权力和圣人的道德之间,人们真正畏惧的是大
人的权力,这是君子之“三畏”中,“畏大人”位于“畏圣人之言”之前的原因。

天命属于信仰世界,大人与圣人之言属于现实世界。“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”,还说明信仰世界的力量超越现实世界的力量,在信仰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,
信仰世界更为重要。因而,“事神”比“事人”更为重要。《论语·先进》载子路同孔子关于鬼神的问答:“季路问事鬼神。子曰:‘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这一
问答被普遍地解读为孔子重人轻神,其实,孔子的真实意思是,“事鬼”比“事人”更难,先“事人”,然后才能“事鬼”,神比人更重要、更令人敬畏。孔子在
《论语·雍也》中说:“敬鬼神而远之”,强调对待鬼神不仅要“敬”而且还要“远”,由“远”才能生出更多的敬和畏。

天命属于信仰世界,君子“知天命”而小人“不知天命”,表明君子不仅拥有现实世界,而且还拥有信仰世界,而小人只拥有现实世界。由于君子“畏天命,畏大
人,畏圣人之言”,知道自己在所处的信仰世界和现实世界中的位置,知道信仰世界和现实世界对于自己所起的不同作用,因而能够在真正的意义上拥有这两个世
界;而小人“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”,并不知道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位置,更不知道现实世界对于自己的意义,因而虽在表面上拥有现实世界,而在实际上破坏并丧失现实世界。… 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